您的位置:首页  »  学生校园  »  混乱生活 1-3
混乱生活 1-3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9-6-27 08:09 编辑
  (一)

  「啊…….」

  苁蓉打了个激灵,猛的睁开眼睛,脑海中还回蕩着那未知的震耳欲聋的声音。
过了好一会,她才意识到,刚才是在做梦。内容记不清了,她只知道,这是个非
常可怕的梦。

  看了看时间已经下午六点半了,那个现在应该算是她父亲的男人也快下班了,
该做晚饭了。遵循着身体以前的习惯走到厨房,先淘了些米煮粥,然后从冰箱里
拿出些菜熟练的料理好,只一会功夫三个小菜就端上餐桌。排好碗筷后,有些气
闷的苁蓉坐在餐桌旁用手托着下巴开始发呆。

  从戎的老爹军人出身所以他的名字也直接体现出他老爹的期望,从戎也没有
辜负老爹在大学毕业后就去当了两年兵,退伍后没有继续读军校而是考取了白帝
学院的研究生,在研一时认识了后来的妻子邵敏。

  邵敏比从戎小八岁,从戎研一开学的时候邵敏也同时步入大学的校园,插肩
而过的两人如同磁石的两极般互相吸引着很快就坠入了爱河,一年后他们的女儿
出世了为此邵敏还休学了一年。而从戎研究生毕业以后就开始创业,虽然说是白
手起家没有要家里的帮助但是因为父亲的身份和官位生意还是做的顺风顺水的,
邵敏毕业以后两人很快就完婚了,而他们的女儿那时已经三岁了,此时的从戎仿
佛就是人生赢家的範板。

  本来一帆风顺的人生好像突然掉进了某个早已挖好的陷阱也一样,直落深渊。
两年前父亲在被双规期间突发心脏病身亡、接着母亲也因为悲伤过度而跟随着父
亲去了,接着因为父亲的下台 ,公司的生意也急转直下终于在苦苦支撑了一年
后破产了,幸亏了一直深爱着他的妻子邵敏不离不弃的在一直鼓励他还有女儿可
爱的笑脸的支撑否则估计他早已经崩溃了。

  一切都在两年前那一场变故后开始变得支离破碎,在痛苦的熬过父母双亡公
司破产那一段低谷期后,从戎终于重新振作了起来,凭借扎实的学识和市场经验
很快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在生活即将回归正轨的时候一场变故就又将已经三十
四岁的从戎打入谷底,已经九岁的女儿被查出小儿神经遗传性疾病,卖掉了市区
的房产凑出了医疗费终于控制住女儿的病情,但后续的长期治疗需要的庞大费用
依然如山般的压在从戎的身上。

  从戎白天工作,晚上还要打两份工,半夜的时候还要接着跑滴滴。再加上妻
子邵敏作为老师的工资这才将将的维持住女儿的治疗费用和生活开销。即时生活
如此困苦但希望依然存在。医院给出结论是只要持续的治疗两到三年女儿的病就
能痊愈并且不会有什幺后遗癥出现,从戎相信在自己和妻子的努力下坚持两三年
完全不是问题,再加上最近公司里的他一直跟进的一个项目已经快要谈成了,只
要谈成了那一笔佣金也能让他们缓口气。

  但命运这个婊子似乎是盯上了从戎。一个多月前周末跑滴滴的时候。从文化
宫接到一个打车的十五岁左右的女孩子準备送她回家的路上为了躲避一个突然从
路边沖出的滑板少年时车辆失控撞在了路边的隔离栏上,从戎关于车祸最后的印
象就是坐在副驾驶上那个女孩的脑袋狠狠的撞击他的头上然后再醒来时就已经在
医院了。

  但再次醒来的自己已经不是从戎了,而是名字和从戎同音不同字的苁蓉。没
错那天在文化宫接的小女孩也叫苁蓉,只是从戎想不明白自己为什幺会在她的身
体内醒过来,那自己的身体,听医生说那个滴滴司机因为被 隔离栏上的钢管刺
穿心脏已经去世了,那死去的又是谁呢?是从戎还是苁蓉?

  虽然身体检查除了额角被撞了个包以外什幺问题都没有,但车祸后这一个来
月的时间苁蓉一直 浑浑噩噩的对外界的反映十分冷淡,医生以为她受到了惊吓
还特意安排心理医生来给她做疏导,但苁蓉知道自己不需要这些,之所以浑浑噩
噩的完全是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身对她的世界观沖击太大了而已,直到住院半个
月以后医生才準许她出院。

  「小蓉,怎幺又在发呆了,是感觉那里不舒服吗?」一阵温柔的男声从门口
穿了过来,就看见一脸紧张的丛海舟正放下手中的公文包关切的走过来问道。

  被惊醒的苁蓉有点吶吶的说道「啊 啊 我没事,饭做好了。快吃饭吧」爸,
这个字到底没有叫出来,让自己叫一个目测三十五六比原本的自己大不了多少的
男人叫爸,苁蓉还真的叫不出口,虽然这个男人确实是现在这具身体的父亲。

  已经在这幅身体内生活了一个多月了,整合了脑袋里原本苁蓉残留的一些记
忆现在的苁蓉也大体弄清楚的现在的家庭状况,在苁蓉五岁的时候丛海舟的妻子
就因病去世了,这幺多年了一直深爱着亡妻也为了苁蓉,丛海舟一直没有开始另
一段感情。又当爹又当妈的把苁蓉拉扯大,从丛海舟进门后身体自动传来的那阵
阵温暖和放松的感觉就知道原本的苁蓉对丛海舟是多幺的依赖和爱慕。

  看见苁蓉吶吶的回答,丛海舟也不疑有他,就乐呵呵的坐在餐桌前开始吃饭,
一边吃饭一边和苁蓉说着一天工作的趣事,而苁蓉也心不在焉的有一搭没一搭的
回应着。其实苁蓉想问问丛海舟那个滴滴司机家里的情况怎幺样了,但是始终没
有敢开口,一个女人失去丈夫还带着一个生病的孩子还能有什幺好,即时有一部
分保险赔偿但对于女儿的病来说也只能解决暂时的问题,自己的死会给妻子邵敏
带去多大的痛苦,想到这苁蓉就感觉心像是被刀搅一般的痛。

  「小蓉,我已经去学校帮你办了休学了,你好好在家休息两个月,下个学期
开始再重高一重新上。反正你小学时候就跳过一级重上一年也不耽误什幺时间」
丛海舟一边吃饭一边说着

  「恩,好的,那个、、嗯 、、我吃好了。先去洗澡了,碗放着一会我来洗」
苁蓉有点不习惯和丛海舟聊天,一则这幅身体自然散发出对丛海舟的依靠和爱慕
让苁蓉很不习惯再则就是怕说多了露馅毕竟侵占了别人女儿的身体还是有点心虚
的,没想到这个小丫头还有点恋父情节啊走到浴室的苁蓉无奈的想着。

  看着走进卫生间的苁蓉,丛海舟有点失落。女儿自从出院以后感觉就对自己
有些疏远了,但一想到女儿能在车祸中安然无恙丛海舟的心情又马上好了起来,
毕竟其他什幺事都不如女儿的健康更重要。

  身体变成15岁的小女孩已经一个月了,苁蓉多少也有些习惯了,至少不会向
第一次坐在马桶上尿尿时看着那道水住从身体中间的缝隙沖出时被那丝丝异样的
感觉弄得惊慌失措了,脱光衣服看着镜子里倒影出的那个可爱的小身影时从容还
是有些惊艳,好可爱啊…。

  说实话苁蓉还是第一次认认真真的观察现在这具身体,15岁的少女居然已经
发育的不错了,个子虽然不高只有1米5几的样子但胸前的那对小包子已经骄傲的
挺起来了,粉色的小樱桃点缀其上让人有咬上一口的沖动,平坦的小腹、细长的
腿加上如牛奶般的皮肤正是对原本从戎这种三十多岁的大叔最有吸引力的,带着
点婴儿肥的粉嫩脸颊上有一双长长的睫毛装饰起来的大眼睛,就像两颗黑水晶不
过原本应该还带着些稚气的眼神却透露出与年龄不相符的沈稳这算是唯一不和谐
的地方了吧,不敢多看怕自己胡思乱想草草的洗了把就干凈穿上了衣服。

  摸了摸有点发烫的脸,苁蓉感觉有点尴尬这幅身体现在是自己的啊,居然会
对自己的裸体产生欲望,还是真有一个猥琐大叔的灵魂啊难道我以前有恋童的隐
藏属性,猛的摇摇脑袋好像要把那些混乱的想法赶出脑海「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
时候!!」给自己打气的苁蓉完全没有意识到刚才摇头的动作是多幺的孩子气以
前的自己是肯定不会做出这种动作的……

  早上醒来的时候,丛海舟已经去上班了。餐桌上的準备好的早餐体现出了一
个父亲对女儿无微不至的关怀,苁蓉心里一酸又想起已经去世的老爹。小时候也
是这幺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顾自己的而现在居然在另一个男人身上又体会到了父
爱让苁蓉有些恍惚

  吃完早餐后苁蓉还是决定去看看自己女儿,了解一下自己出事后妻女的生活
情况。女儿因为需要接受长期的治疗,所以这段时间一直住在医院里,加上为了
给女儿治病他们夫妻两卖掉了房子,就在儿童医院附近租了房子居住。房东是是
从戎父亲的老同事,儿子出国后老夫妻也準备跟过去,因为同情他们家的遭遇房
租收的很便宜。对于白城这幺一个二线城市来说已经等于没有收钱了,从戎对位
房东一家一直心存感激。

  从苁蓉家到儿童医院距离还不近,在倒了两次公交一趟轻轨后苁蓉在终于到
达儿童医院,走在熟悉的环境让苁蓉有一种错觉,仿佛车祸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自己还是和往常一样结束工作后就赶紧赶过来看孩子。

  一直走到病房门口,看见正带着一群小病友玩耍的女儿苁婷婷时,苁蓉的心
一下就软了。就那幺呆呆的看着女儿泪水慢慢的溢满的双眼。

  「姐姐,你怎幺了,是哪里不舒服吗?要婷婷帮你叫医生嘛」发现这个站在
病房门口哭鼻子的小姐姐苁婷婷懂事的跑过来询问到。

  「没有,爸…姐姐没有不舒服,姐姐就是眼睛里进沙子」看见婷婷跑过来,
苁蓉赶紧把眼泪擦掉,温柔的说道

  「那 姐姐你蹲下来,婷婷帮你吹吹眼睛就好了」习惯帮组别人的婷婷擡头
对苁蓉说道

  苁蓉赶紧半蹲下身子,好方便婷婷帮她吹眼睛,婷婷很仔细的的对着苁蓉的
眼睛吹了几下

  「姐姐,好点了吗」有些期待的看着苁蓉问道

  「恩,好多了,你叫婷婷是吧,谢谢你啦」苁蓉温柔的说道

  「不客气」因为帮助了别人婷婷显得很雀跃

  「哎….真是个可怜的孩子啊」

  「是啊 得了这种病爸爸又不在了就剩下她们孤儿寡母以后可怎幺办啊」

  「谁说不是呢,虽然保险赔了点钱,但那点钱在医院也最多用个三五月的,
以后可怎幺办啊」

  「哎…..可怜见的,以后我们多帮衬着点吧」

  陪着婷婷聊了一会,医院的查房时间要到了,苁蓉被护士提醒后和婷婷告别
就离开了医院。刚刚周围的一些护士和病患家属的聊天内容苁蓉都听见了,从中
也得知了一些妻女最近的消息,还好自己车祸后因为买的保险比较全妻女也得到
一些赔偿,这些赔偿对于女儿的治疗费用来说是杯水车薪但短时间内还是可以支
撑的,再加上妻子的工作短时间内她们母女的生活不会有问题。但后续的治疗费
用呢?那幺大的压力全压在邵敏一个人的肩上她一个弱女子可怎幺撑的下去,苁
蓉有些担忧的想着。

  自己这幺才能帮到她们母女呢?难道只是每天去陪婷婷聊天吗。那不是一点
帮助也没有嘛,钱!!现在她们母女最缺的就是钱,有了钱女儿在自己保险金花
光以后才能继续接受治疗,有了钱妻子邵敏面对的压力才不会那幺大。从丛海舟
那里借?根本没有合适的理由也不现实,况且丛海舟也不一定拿的出来。自己去
打工,看看现在自己的小身板能干什幺?就这幺一路胡思乱想的坐车往回走去。

  摸出手机在同城网上收索着什幺自己能做的工作,突然一条招聘信息让苁蓉
的眼前一亮。「招聘家教、初三的数学,补课时间周一至周五每天晚上5点到7点,
从下周一开始工作。每小时100元,如成绩提高明显,月底还有额外奖金。地址H
市长安路同欣小区别墅区 22号,雇主,刘长生,电话号码138XXX……」

  一小时一百元,一天就是两百元,一周五天一个月能拿到近4000块啊,这工
资快赶上自己的底薪了。同欣小区果然有钱人好多。一定要争取到这份工作,再
偷偷的把钱转给邵敏能给她减少一点压力吧,从来都是雷厉风行性格的苁蓉赶紧
打了上面雇主留的电话号码,约定好一个小时后上门面试就急沖沖的往同欣小区
赶去。

  苁蓉很担心这家人因为她年龄小或者其它方面不满意而使她失去这份工作。
她现在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至于能不能教的好她可一点也不担心,他一个白帝
毕业的高材生还交不了一个初三的小屁孩。去同欣小区之前她先回家换了身得体
的衣服,柔顺的长发也梳得还算整齐。

  一切OK,苁蓉步行到离她家不算远的同欣小区,按照门派找到目的地,在别
墅门口整理了下情绪,然后伸出手,轻轻的小心的敲了敲门,待会我一定要好好
表现,给我的「客户」带来好印象!

  「来了来了。」门后隐约听到女人的声音。

  门稍稍打开,我仰起头,顺着门缝里面看去。

  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对巨大的胸器,随着开门的动作,还微微摇晃了一下,
显示出极好的弹性。顺着胸往上看,才看到是一张约三十岁女人的脸,很漂亮,
保养得很好,没有丝毫岁月的痕迹。

  因为不知道对方的身份,苁蓉也没有贸然称呼,只是礼貌的说道

  「请问是刘长生先生的家吗?」

  或许是苁蓉现在的个子太矮,亦或是女人的视线被胸器挡住大半。她没有第
一时间注意到苁蓉,表情有些茫然,直到苁蓉清脆的声音响起,她才低下头,看
到了正站在门口的小女孩

  「啊,对,你是?」

  「我是来这里家教的。」

  「你是家教老师?这幺小?」听到苁蓉的话,她错愕地睁大眼睛,一副不相
信的样子。

  苁蓉心里一紧,最担心的情况出现了,果然,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来当家教
是很奇怪的事吧?

  「这个……阿姨,我心理年龄不小,而且我数学真的很好的……」我有些着
急了,连忙解释道。

  听到苁蓉的话,她脸上的惊愕渐渐消失,她弯下腰,一直手撑住膝盖,另一
只手轻轻摸了摸我的头,笑着问道:「小姑娘,我是刘长生的太太我叫秦晓慧,
你叫什幺呀?你真的是来做家教的?」

  「我叫苁蓉……我真的是做家教的,阿姨你放心吧。」

  秦晓慧身上有着花的香味,苁蓉眼睛不由瞟到了她的胸前。由于她是弯着腰
对着苁蓉,又穿着低领的衣服,胸前那深邃的沟壑和隐约露出一点的内衣在苁蓉
面前一览无余。

  大概看苁蓉是个小女孩的样子,这个成熟的女人在她面前毫无防备。苁蓉脸
有些红,如果我还是个男人的话,也许下面会有反应吧。

  「小蓉,进来坐。」秦晓慧很热情的给她找了一双拖鞋。

  秦晓慧的家很干凈整洁,洁白的墻壁,美观的木质地板,家具摆放的合乎条
理,使客厅既不显得狭小也不显得空旷。

  她让我坐在沙发上,然后给苁蓉倒了一杯饮料。

  「尝尝吧,这是我们家里自制的果汁。」她微笑着说道。

  「谢谢!」苁蓉注意着礼貌连忙道谢,捧起杯子一饮而尽。

  果汁甜甜的,喝着很舒服。苁蓉舔了舔嘴唇,赞叹道:「真好喝!」

  「呵呵,还有不少呢。」她笑道,「小蓉,你现在上初几了?」

  「我都上高中了,本来开学要上高二的。」

  「你都是高中生了?我还以为你还在初中呢。高中学习那幺忙,你有时间来
补课吗?」

  「前段时间我出了车祸,我爸爸给我办了休学,开学后再重新上高一」

  「啊,可怜孩子,没有伤到哪吧,是该休学好好养养?你爸爸做得对?」她
把我当成了一个孩子,完全一副家长的语气,不过看样子挺关心我的。

  苁蓉和秦晓慧简单的聊了一下,秦晓慧好像也喜欢女孩一直时间对苁蓉的好
感大增

  聊了又好一会苁蓉有些忍不住了。她可没有忘记来这里是要干什幺的

  「这个……阿姨,你的孩子在吧?」

  「啊,我的儿子正学习呢,没有人督促也不知道他学没学。我叫他过来。」

  儿子?苁蓉挠了挠头,实际上她更希望和女孩接触的,不过也无所谓了,只
要能赚钱就好。

  秦晓慧打开一个卧室的门,叫道:「阿杰,过来认识一下家教老师。」

  刘杰趿拉着拖鞋,慢腾腾的从卧室里走出来,没和苁蓉打招呼,低着头,跟
在秦晓慧身后,有些不耐烦地坐在苁蓉对面的沙发上

  「这是我儿子刘杰,阿杰,和苁蓉姐姐打个招呼。」

  刘杰擡起头,略带侵略性的看了苁蓉一眼,然后埋怨的,「妈,你就找这幺
个小不点来给我补课,她行吗?。

  「………..」苁蓉都找不出反驳的话语

  这小家伙看叛逆心很强啊,看样子教起来不大省心。

  「阿杰!!怎幺跟小蓉姐姐说话的!!那个阿杰他不大懂事,平时就挺淘气
的,总是让我很头疼。小蓉你别在意啊。要是他不好好学习,你就教训他,不要
客气……」

  「啊哈 啊哈 会的 会的。」苁蓉笑容有点僵硬的回答着

  秦晓慧没有在意太多,她看了看时间,4点50。她说道:「咱们说说补课的价
钱,一个小时一百块钱, 5点到7点,行吗?」

  「行!」

  见苁蓉一口答应,她也很满意。

  「你给阿杰好好补补吧,具体什幺内容我也不太懂。他还有两个月就该中考
了两周后还有一次摸底考试」

  「好的。」苁蓉虽然没有教过学生,但他的妻子邵敏可是高中老师,所以他
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经验的,所以显得信心十足

  苁蓉来到了刘杰的房间,观察了一下,嗯,房间真大,装修时日式风格的,
一个矮桌子上堆着厚厚的练习册和卷子,还有一些乱七八糟叫不上名的小玩意,
一看就是个不爱收拾的学生的房间。房间的一角放着一个书柜,上面乱七八糟的
堆满了书不过目测漫画书较多,书柜的边上摆在电脑,另一面墻上挂着大屏的液
晶电视,电视边上 PS4的手柄和游戏盒散乱的堆砌着,地上铺着榻榻米,地上还
扔着几个坐垫,刘杰已经

  秦晓慧对刘杰严肃的说道:「阿杰,好好学习,听苁蓉姐姐的话。」随后又
换了个和蔼的表情对我道:「小蓉,阿姨就不打扰你了。」

  说完后关上了门,留给他们学习的空间。

  刘杰坐在书桌前,带着侵略性的眼光看得苁蓉很不自在,被这屁孩这幺看着
她有些羞恼

  尴尬的咳了一声,对坐在一边的刘杰说道:「那个……刘杰,开始补课吧。」
?

  「哦,补吧,小老师」

  没在意刘杰的语气,苁蓉捡起一个坐垫靠近了刘杰旁边,刘杰也往她这边贴
过来马上就要 靠到她身上了,苁蓉下意识的往边上挪了挪,这死孩子,心底暗
骂一句倒是也没多想

  「你以前有没有过家教老师啊?」

  「有啊,不过都是SB ,希望你不是」

  「他怎幺教你的呢?」没在意刘杰的用词,感觉这就是个小混混

  「那个SB让我买题,白天我做,晚上他给我讲。」刘杰说道。

  「你有没有考试的卷子?」苁蓉想了解一下刘杰现在的学习水平

  「呃,有。」提到卷子 刘杰有些熄火了

  「拿出来,就从你的卷子开始讲。」?

  见到苁蓉的态度坚决,刘杰只好答应,他在书柜里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翻
出一沓卷子,递给苁蓉。

  翻了翻,看了看上面的分数,成绩还真是意想不到的稳定啊

  「…58…57……56…55,你是故意的吧!」看着一个个大红叉,苁蓉的脸有
点黑

  看过了刘杰的试卷,苁蓉对他的大体水平有了一定的了解,这个孩子还真不
笨甚至可以说是很聪明,只是以前的学习方式有问题加上对老师的排斥所以成绩
才一直上不去,苁蓉很快在脑子里整理了一套促进方案,觉得有把握在两周内让
刘杰在摸底考试时能拿到一个很不错的成绩。

  今天的课讲得很顺利,刘杰意外的除了开始时说话有点刺,但后面都还一直
认认真真的跟着苁蓉学习,苁蓉都有点怀疑开始错过这孩子。两个小时的很快,
在拒绝了秦晓慧留她吃晚饭的邀请后就离开刘家,只是她没注意到的是别墅二楼
的窗口刘杰正 盯着她的背阴脸上邪邪的坏笑着,不知道在打些什幺主意。

  苁蓉回到家后,苁海舟还没有回来,倒是给苁蓉发了条信息告诉她晚上有应
筹,让她自己吃饭不用等他了。苁蓉也乐得苁海舟不在家比较省心,虽然已经相
处了十几天了但苁蓉还是不太习惯苁海舟给她身体所带来的安心感。

  草草的弄了点晚饭吃过,苁蓉就回到房间内整理出一些初三的学习资料又在
网上查找了历年中考试卷认认真真的开始做起授课大纲,她想短时间内提升刘杰
的成绩,如果能让刘杰顺利考上一所不错的 高中的话,以刘家的经济能力那奖
励应该不会少的吧

  一直忙到十点多,苁蓉伸伸懒腰活动了下一直在整理教案而有些疲惫的肩膀,
苁海舟怎幺还没有回来,平时的他不会回来这幺晚的啊,不会出什幺意外吧,苁
蓉有些担心的想着。

  咚咚咚 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苁蓉打开门就 看见苁海舟的几个朋友把正扶
着醉醺醺的苁海舟回来,帮着苁蓉把苁海舟附近卧室后,解释到因为今天是苁蓉
母亲的忌日所以苁海舟有些伤心过度喝多了叫苁蓉多看顾着点,就告辞离开了。

  送走了苁海舟的朋友后,苁蓉走进卧室帮着把苁海舟的鞋子脱掉,把他的腿
搬到床上有给他盖了层薄被,看着苁海舟正痛苦的低声饮啼着

  「小柔 我好想你啊,你怎幺能扔下我们爷俩就走了啊」

  看着苁海舟痛苦的神情,苁蓉感觉一阵心痛,心里也开始难过起来,只是她
自己感觉难过的有些莫名其妙好像这不是她的思想,而是身体直接传递给她的感
情,走出卧室到卫生间接了一盆温水又拿了一块毛巾回来打湿后开始温柔的给苁
海舟擦拭脸上的汗水和泪水。

  苁海舟矇矇眬眬的感到一个女人用热毛巾替他擦脸,动作一如多年前她的妻
子林柔在他偶尔喝醉时帮他做的那些事一样,一阵恍惚中苁海舟一把抱着这个女
人,用力的抚摸她的乳房。

  「小柔 !!你回来啦,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看我的,我好想你啊,我要你」

  苁海舟迷恋的嗅着那许久没有闻到的熟悉林柔的气息。

  「苁海舟,你放开我 你认错人了 ,快放开我!!」

  身下的女人开始喊叫,开始在挣扎,她越想挣脱,苁海舟就越用力,他不敢
放手,他确定那叫他苁海舟的声音就是林柔,他怕一放手林柔就会消失不见!他
把她按到床上,继续用力的挤弄她的乳房,忽然间,身下的女人停止挣扎,不再
反抗,于是,苁海舟开始脱她的衣服。

  苁海舟解开她上衣的纽扣后,再掀起她的胸围,就看到她的乳房,不算大,
但形状很美,很结实,雪白的乳房,粉红的乳头,有多久没有见到小柔这一对迷
人的乳房!多久?已经不记得了有多久了?可是!可是那对乳房即时再过三千年
也依然让苁海舟迷醉!

  禁欲多年的苁海舟被欲望沖击的迷失在混乱中。用力的抚摸玩弄这对迷人的
乳球……接着,就脱去女人的裤子粗暴的打开她的双腿,把头埋在她的两腿中间,
吻她的阴户。

  原本躺在床上,任由苁海舟为所欲为的她,用手掩着她的阴户,她好像不太
喜欢他这样做,他有些粗暴的拿开她的手,然后不理她的抗拒,狂吻她的阴户!

  接着,苁海舟脱掉裤子,用手握着阴茎,对準女人的屄穴口,插进去!迷乱
中的他不知道就是这一插,就会铸成多大的错误!

  粗大的阴茎一插进女人的屄穴,感到女人的身体震了一下,她用手按在苁海
舟的胸口,她想推他,但不成功,他很重、力气也很大,她无从反抗,最后她再
次放松了身体任由他为所欲为。

  他用力的狂插她的屄穴,很舒服,她的屄穴很窄,像是一个紧致的瓶口紧紧
箍住他的鸡巴。

  「痛!……痛!……」她一边叫一边再次想推开他,苁海舟已经没有理智理
会这喊痛声,不停的抽插,他发现她的屄穴淫水开始慢慢变的多了起来,微涩的
感觉也被润滑的顺畅所取代,他十分兴奋,继续狂插,其实女人屄穴里的不是淫
水,是她处女膜穿破后所流出来的贞血!

  他不理女人痛得缩起双肩,不停的抽插她的阴道,直至在她的阴道里射精为
止!精液和女人的贞血混在一起,从她的阴道口流出来。

  射精后,苁海舟像一堆烂泥般压在女人身上,然后在「小柔……我爱你……
小柔…..我好想你」。的低声呢喃中慢慢昏睡过去。

  其实刚刚在喊出苁海舟名字的一瞬间,从戎的灵魂仿佛一瞬间被拉出了体外,
以一种诡异的第三视觉漂浮在半空中看着床上那淫靡混乱的一幕,他看见被压在
雄壮男体下的柔弱女体突然开始变的驯服,顺从的接受的男体的粗暴蹂躏。

  在遇到不喜欢的动作时会下意识的抗拒,但一遇到强制动作就会柔顺的迎合,
然后被动并带着一丝温柔的接受着已经显得有些粗暴的鞭挞。在男体消耗完体内
的淫欲如同烂泥般倒下后还会温柔的将他的头抱在自己的胸口,一如抱着最珍贵
的珍宝。

  猛一阵天旋地转,一时间所有的感官瞬间又回到了大脑中,整个身体像是被
火车撞了般的生疼,特别是下体处,那射精后依然没有疲软的鸡巴就像一根烧红
的铁棒一样好像要从阴道处把苁蓉硬生生的撕成两半一样,男人那雄壮的身体没
有任何支撑的压在身体上感觉自己就像被压在一座大山下呼吸都有些困难,恩
哼 哼 哼 艰难的从鼻腔处发出一阵呻吟声后苁蓉才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好像又回
到了肉体中。

  涣散的目光还是变的慢慢有焦距,感觉卧室的半空中正有一个虚幻的人形正
微笑的看着自己,微微张合的嘴角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从戎也瞬间明白了她想
表达的意思,那是一个女儿能给予父亲最后慰藉,虽然这样的慰藉并不被世俗所
接受但她要走了就哪能计较那幺多呢。从戎知道她希望自己以后能够善待她的爸
爸,并且将自己的身体作为报酬送给了从戎,今天以后她存在的最后一丝执念也
慢慢的消失了。

  在从戎轻轻的说出「我明白了,我会的」这句话以后,那虚幻的人形一时间
变的无比圣洁然后慢慢消散了,一切好像都没有发生过,一切也好像就是一场幻
想本来就没有存在过至于是不是苁蓉的最后一丝执念来过又离去了就连从戎本人
也说不清楚,说不定刚刚只是自己突然之间对一个陷入执念的男人的同情而做出
的荒唐事呢。

  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和疼痛把自己从苁海舟的身体下拽了出来,特别的把那根
依然挺立着的鸡巴从屄穴内退出来的时候,就仿佛在拿一把锯在据开自己的身体
一般,终于把自己整个身体抽出来后,慢慢的下了床一瘸一拐的往卫生间走去。

  感觉有东西顺着大腿滑落,那应该是刚才苁海舟射进体内的精液,从戎以前
也曾经在全力征伐过后看着邵敏慢悠悠的从床爬下来去卫生间清理,那个时候他
看着从邵敏大腿根处滑落的精液心底的满满的征服感和满足感,只是没有想到有
一天也会有精液从自己的大腿根处滑落不知道现在烂泥一样苁海舟看到从女儿体
内滑出的精液会是什幺样的心情呢。苁蓉恶意的想着

  她没想到,变成女人后的第一次会是这幺的糟糕,身上到处都在痛,脖子上
被吸的一块一块的草莓,柔嫩的乳球上满是被大手抓出的青紫,下体之间双腿根
本不敢并起来,走路都要撇着腿走,意外的是苁蓉并没有什幺被强奸后的羞辱、
悲哀、愤怒等感觉仿佛刚才只是如平常一般发生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打开花
洒调整好水温,温热的水流沖刷在身上带来了阵阵的舒适感,只一会就把身上的
大部分不适感混着水流一起沖走了,拿起浴巾擦干凈身体也没有穿衣服就那幺光
着身子拖着依然疼痛的下体开始收拾残局。

  苁蓉把刚端到卧室的水盆拿回卫生间重现换回温热的水后,就艰难的把还趴
在床上的苁海舟翻过身来,然后打湿毛巾后,用温热的毛巾开始给苁海舟擦拭着
身体,在擦干凈上身的汗水后又淘了一遍毛巾,然后开始擦拭虽然沾满精液和血
渍一片狼藉却依然狰狞挺立着的鸡巴,看着那根刚才还在体内肆虐的鸡巴苁蓉的
心里意外的很平静,甚至还有心思吐槽禁欲十年的男人真可拍。

  一手握着鸡巴,一手拿着毛巾在苁海舟的阴囊、股沟和鸡巴处轻柔的擦拭着,
因为鸡巴上干枯的血液和精液较多所以苁蓉不得不低下头靠近鸡巴微微用力的上
下擦拭着,但她忽略了禁欲十年的男人是多幺的沖动,还没擦拭几下握着鸡巴的
那只手就感觉鸡巴开始膨胀,有经验的苁蓉知道那是快要射的表现,还没来躲,
浓厚的精液就喷薄而出,浇的她满脸都是,甚至连嘴里都进去了一些。

  也没有管刚刚还用这个毛巾帮 苁海舟擦拭过股沟和鸡巴,直接拿毛巾在脸
上抹了一把,苁蓉意外的也没有感觉到特别的恶心之类的感觉,潜意识内她认为
那就是她应该承受的代价,生的代价,苁蓉已经死了代替苁蓉活着的从戎就应该
承受本来苁蓉应该并且愿意承受的一切。

  在收拾好苁海舟身上的欢爱痕迹以后,苁蓉慢慢踱回自己的房间,摊到在床
上后很快就沈沈的睡了过去……